当前位置:首页> 行情交流 >31岁准妈妈堕胎9次后去世,她的老公和婆婆竟然...

31岁准妈妈堕胎9次后去世,她的老公和婆婆竟然...

2022-08-02 15:29:56一个女人的精致生活

1
001她被男友送给了别的男人

“放松一点……别紧张……”

酒店套房门口,沈诺晴抚着胸口,轻声为自己打气。

她长及脚踝的羽绒服下,只穿了一件丝薄的吊带睡裙。

睡裙下,完全真空。

今晚,她就要彻底的交出自己。

和男友韩柯相恋四年,哪怕他百般纠缠,软磨硬泡,她始终守着最后一道防线。

今天,她终于下定决心答应韩柯,在情人节的夜晚,给他完整的自己。

1808房间。

沈诺晴看着紧闭的房门,犹豫了半晌,才轻轻从口袋里掏出房卡……“唰唰唰……”浴室里传来响亮的水声,磨砂玻璃的后面,隐隐绰绰透出一个男人的背影。

沈诺晴只匆匆扫了一眼,就慌得别开眼睛。

韩柯他……正在洗澡。

她的心跳如擂鼓,羞涩,甜蜜,紧张,还有莫名的恐惧。

“咔嗒……”浴室里传来轻微的响动,水声停了。

沈诺晴一个激灵,慌得猛的钻进被子,连头带脚,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浴室的门打开了,沈诺晴猛的闭紧双眼。

虽然已经想好要怎么做,可她还是紧张,紧张得腿都在颤抖。

地毯上有极轻微的脚步声,定定的停在床头。

一股极强大的压力感扑面而来,沈诺晴被这气场逼得鼻息都重了几分。

突然,一阵钻心的剧痛,她的手腕被人死死扼住!

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”

低沉而磁性的男声,冷冽得如同窗外的寒风,瞬间将沈诺晴的理智击得粉碎。

不是韩柯!这不是韩柯的声音!

她猛的睁开眼,惊骇地朝男子看去。

床边,高大的男子正俯身看她,眼睛幽深如千年古潭,英挺的鼻子和下颌的线条都锋利得叫人心惊。

那双眼,似乎一直看进了她的心底。

“啊!”沈诺晴本能的尖叫一声,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摆脱男子的钳制。

男人皱皱眉,眼神不动声色地扫过滑落的被子,以及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曼妙身.躯,加大了手上的力度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他没有提高声调,甚至气息都不曾有丝毫的紊乱,可那双冰冷严厉的眼睛,却让沈诺晴冷汗如雨!

这个男人浑身的气息都在说明一件事:他不好惹!

沈诺晴已经处于魂飞魄散的边缘,甚至连自己春.光.外.泄都没意识到,只是拼命想要挣开男人。

说好的韩柯呢?说好的初~~夜呢?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!

房门突然被大力撞开,沈诺晴还没反映过来,一群人已经冲了进来。

长枪短炮,镁光灯闪个不停,刺眼的白光晃得沈诺晴双眼生疼,被子在刚才的打斗中滑到了床下,她狼狈的捂住胸口,慌乱中,竟找不到可以遮蔽自己的东西。

一件黑色的大衣被扔了过来,沈诺晴感激的看向身边的男人,却见他压根没正眼看自己。

“厉梵尘!放开我的女朋友!你是雳霆老总又怎么样!有钱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!”韩柯从记者背后钻了出来,神情十分愤怒。

沈诺晴死死盯着突然冒出来的韩柯,一双大眼睛,被震惊、耻辱和愤怒填得满满的。

原来,这场戏是韩柯安排好的!原来,她只是个幼饵!是韩柯和那群记者设下的圈套!

虽然她极力的想要忍住,两行热泪还是从眼眶中滑落下来。她想怒骂,嗓子却哽得完全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沈诺晴裹紧身上的大衣,一步步缓缓走向韩柯。

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惨烈,记者们都惊得忘了按快门,齐齐往后退了一步。

韩柯脸上换上心疼的表情,朝她伸出手:“诺晴,别怕,我会……”

“啪!”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韩柯脸上,沈诺晴狠狠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这就是她的好男友!说好了等她毕业之后就结婚,会一辈子对她好的男友!

这一耳光极重,韩柯被打得眼冒金星,只觉得鼻子里流出温热的液体,伸手一摸,竟是鼻血。

他狼狈的擦着鼻血,还想伸手去拉沈诺晴的胳膊。

“别碰她。”围着浴巾的高大男子架开韩柯,将沈诺晴拉到自己身后:“谁敢动我的未婚妻试试?”

未婚妻?记者们对望一眼,镁光灯又开始闪了。

“厉梵尘!你不是早就和许氏地产的千金许舒雅订婚了吗?沈诺晴什么时候成你未婚妻了?她是我的女朋友!拿开你的脏手!”韩柯有点慌了,觉得局势开始超出自己控制了。

沈诺晴看着挡在她身前的男人,高大的身躯,有着不可思议的安全感。

厉梵尘,原来他叫厉梵尘。

厉梵尘扫了韩柯一眼,清清淡淡道:“沈诺晴是你的女朋友?你问问她,看她承不承认。”

沈诺晴朝韩柯看去,他英俊的脸被鼻血染得乱七八糟,看上去滑稽可笑,而又令人恶心。

这就是她爱了四年的男人吗?她不知道他处于什么目的,才抛出她做幼饵,对付这个叫厉梵尘的男人。但她能肯定一件事:韩柯从来没有爱过她!

心,痛得如同要撕裂一般。那些过往难道都是假的吗?滚烫的誓言犹在耳边,一转眼,所有的甜蜜都被他撕得粉碎!

泪水又情不自禁的涌了出来。沈诺晴清清嗓子,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的声音:“梵尘,这个男人是谁?我不认识!你快让他们走吧!好好的夜晚,都被他们破坏了,实在太讨厌了!”

她冰凉的手掌,颤抖地挽住厉梵尘的手臂,她真怕自己坚持不住,瘫倒在地。

 

2
002你的提议,我拒绝

记者们面面相觑,都有点晕菜了。

之前韩柯给他们爆料,说雳霆的老总在酒店玩女学生,还给了他们每人二十万,让他们过来抓现场。

雳霆老总的丑闻,这绝对是头版头条啊!何况还有二十万的巨额辛苦费,傻子才不来呢!虽然说雳霆老总不是那么好得罪的,但二十万,总以让一帮小记者铤而走险了。

谁料到会整这一出?

“听清了吧?都给我滚出去。”厉梵尘面无表情,语气虽没有一丝波澜,却无端让人感到一股杀气。

沈诺晴不由看了他一眼。这个男人,城府实在太深了,面对这么多镜头,他竟能淡定到这个程度。

记者们都匆匆撤离,顺便拖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韩柯。

满室寂静。厉梵尘也不看她,径直走到床边的软凳上,拿起衬衫开始往身上套。

沈诺晴瞟了一眼他光果精壮的胸腹,突然心慌起来。

她在墙角找到自己的羽绒服,慌慌张张的套上,又将脱下来的大衣还给男人:“厉……厉先生,谢谢你的大衣。”

厉梵尘一只手扣扣子,一只手接过大衣。

黑色的羊绒,越发衬得他的手指修长有力,麦色的肌肤,光滑而健康。指甲修剪得短短的,十分干净整洁。

厉梵尘接过大衣,拿起软凳子上的长裤,那架势,竟没有半点要躲避沈诺晴的意思。

气氛太尴尬了,这算什么?

沈诺晴的脸腾的红透了:“那个,我先走了。再见!”

“不如我们做笔交易?”厉梵尘停下动作,看向沈诺晴。

他的眉峰低,眉毛又生得浓密,一双眼睛隐藏在眉毛的阴影里,显得格外幽暗神秘。

“是让我假扮你的未婚妻吗?”沈诺晴马上反应过来,问道:“刚才不是已经演过了吗?”

“不,真正的未婚妻,明天发新闻通稿宣布订婚,一个月后结婚。”厉梵尘说的轻描淡写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沈诺晴吸了口气,盯紧厉梵尘的眼睛:“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你?”

“你不是恨那个男人吗?我给你一个报复他的机会。”厉梵尘的声音磁性好听,沈诺晴却暗暗心惊。

难怪刚才他敢说出“沈诺晴是你的女朋友?你问问她,看她承不承认。”这种话,他早就拿捏住她的心思了。

心思缜密,观察力极强,善于利用别人的弱点。沈诺晴在心里默默的将厉梵尘划到“腹黑男”的行列。

“只是法律上的夫妻,我不会碰你。除了新婚前三个月必须住在我的公寓,其他的事情,你都拥有完全的自由。你甚至可以交男友。”厉梵尘的语气很笃定:“你应该知道,如果不这样,我们俩都会身败名裂。”

是啊!谁会相信她是被男友陷害的?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,和一个只围着浴巾的男人,深夜独处一室,谁会相信他们是清白的?

沈诺晴只觉得头痛欲裂。

厉梵尘看着沈诺晴苦恼不堪的样子,唇角微微一勾:“给你一个晚上的考虑时间。”

说着,他递给沈诺晴一张名片:“考虑好了,打我的电话。”

沈诺晴会给他打电话的。对此,他深信不疑。

沈诺晴昏头昏脑的走出房间,名片太烫手,她顺手将它塞到口袋最深的角落。

正要坐电梯下楼,沈诺晴突然从窗户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是韩柯!他竟然在酒店门口等她!

心又遏制不住的痛起来。被出卖的愤怒,对韩柯人品的不屑,还有内心那丝纠结未断的情愫,让沈诺晴脚步发软,几乎走不了路。

仿佛心电感应般,韩柯也抬头望窗户这边看过来。

沈诺晴惊了一下,怕被韩柯看到,赶紧躲到走廊的拐角处。

此刻,她不想见到韩柯。她怕自己控制不住,会质问他,怒骂他。酒店门前,她不想闹得如此难堪。

两个酒店服务员推着小推车走过来,车上是客人换洗的床单之类的。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的传到沈诺晴的耳中。

“这么高级的羊绒大衣,说不要就不要了。啧啧,王姐你真是好运气。”

“是呀!正好拿回去给我儿子穿!你摸下,这触感,简直柔软得不像话!”被称为王姐的中年妇女喜滋滋的抖开手中的羊绒大衣,欢喜的上下打量着。

沈诺晴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服务员手中的羊绒大衣,顿时愣住了。

那件大衣,她再熟悉不过了,二十分钟前,它还穿在她的身上。

厉梵尘的大衣。

华贵低调的内衬上,金线绣着的“H”字样晃花了她的眼。十几万的大衣,就这么随手扔了。就因为被她穿过?

被轻视被侮辱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她真是太高估厉梵尘了。这种男人就是典型的伪君子。表面上,绅士风度滴水不漏,私下里,又刻薄又势利!

不要跟她说什么洁癖!有洁癖拿去洗洗不行吗?扔掉。好吧,她这种穷丫头,碰过的东西都带上了底层的细菌!

一天积累的怒气此刻终于到了顶点,沈诺晴摸出厉梵尘的名片,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电话很快就接通了。沈诺晴还没调整好自己的语言,就听到厉梵尘波澜不惊的一声:“怎么?”

怎么你个头啊!装什么大尾巴狼!

沈诺晴握紧手机,一字一顿道:“厉梵尘,我想好了,我拒绝你的提议!”

她屏住呼吸,等着。

等厉梵尘问:“为什么?”

她就马上毫不手软的告诉他:“哪怕身败名裂,我也不和虚伪刻薄的人做交易!”

沈诺晴等了十秒钟、二十秒钟,厉梵尘偏偏什么都不问。

沈诺晴正憋闷不已,忽然听见厉梵尘在电话里平平淡淡回了句:“好。”

就这样?沈诺晴看看手中挂断的手机,气得几乎想把它扔出去!

为什么!为什么全世界都要来欺负她被韩柯算计,被有钱人嫌弃,被狗仔队拍了清凉照片,她到底得罪哪路神仙了!为什么人生这么不顺!

沈诺晴憋着气,恨恨下了电梯。

“诺晴!你终于出来了!你听我解释!”韩柯的鼻血已经擦干净了,白净斯文的脸,又恢复了英俊儒雅的模样。

见沈诺晴从电梯出来,上前几步就拉住她的胳膊不放。

 

3
003有钱人都这么有恃无恐吗?

人来人往,沈诺晴不想和他拉拉扯扯,冷着脸道:“韩柯,我们已经完了。请你放手,十秒钟之内,如果你不放手,我就打110报警了。”

“诺晴,我是利用了你,可我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!厉培恒答应过我,只要我帮他把厉梵尘搞臭,美亚广告的总监职位就是我的!美亚的总监啊诺晴!等我升职了,攒上大半年,我们就有钱买房结婚了!”

韩柯拉着诺晴的胳膊,压低声音恳求她。

沈诺晴皱眉:“厉培恒是谁?”

韩柯以为事情还有转机,急忙解释:“厉培恒是厉梵尘的堂哥,他想争夺雳霆的继承权。厉老爷子对生活作风十分看重,如果厉梵尘在这方面出了问题,厉培恒就可以借机上为。”

原来如此!沈诺晴唇角弯一个讽刺的笑容:“所以你为了升官发财,就不顾我的死活?”

“诺晴,我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呀!我知道你受了委屈,我会弥补你的!”韩柯抓紧沈诺晴的胳膊,开始心慌了。

“我跟你没有未来!韩柯,我跟你完了!以后不要再纠缠我!否则我就报警!”沈诺晴盯紧韩柯的双眼,从衣兜里拿出手机,按了110,作势要拨通。

“好好,我放手。诺晴你冷静一点!”韩柯见沈诺晴动了真格,吓得赶快松手:“诺晴,是我不好,你别生气了,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我会心疼的!”

沈诺晴冷冷看着韩柯,韩柯最擅长甜言蜜语,这样殷勤小意的话,如果在以前,她会觉得甜蜜暖心,现在听在耳中,只觉得恶心欲呕!

沈诺晴挺直脊背,看也不看韩柯一眼,扬长而去。

转身的那一刹那,心终究还是狠狠地痛了。沈诺晴仰起头,使劲逼回眼中的泪水。

不远处的廊柱旁,厉梵尘只穿一件单薄的白衬衫,静静地看着这一幕。

良久,厉梵尘才转身,朝地下停车场走去。

“调查一个叫沈诺晴的人。年轻女性,年龄在22岁左右,身高165左右。”厉梵尘一边看着后视镜倒车,一边用车载电话发号施令。

“好的,厉总。请问沈诺晴,是哪三个字?”

哪三个字?厉梵尘沉吟了片刻,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了敲。

“沈姓,承诺的诺,晴天的晴。你先按这个来查着试试。”

“好的,厉总。”

沈诺晴没有坐公交车,在寒冷的夜风中步行了13站,一步步走回了自己在城南的蜗居。

眼泪已经哭干了,痛彻肺腑的感觉渐渐变得麻木。沈诺晴清清嗓子,揉揉脸颊,努力让自己振作起来。

老旧的居民楼,三楼的楼梯间还亮着灯。

奇怪,白薇怎么还没睡?沈诺晴匆匆几步跑上楼。

听见开门声,坐在桌子前的女孩回过头来。

暖暖的灯光照在她脸上,给白皙精致的脸庞镀上一层金边。她的神情如小鹿般温柔乖巧,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却空洞而无神。

“姐,是你吗?你回来啦?”沈白薇从桌边站起来,摸索着朝沈诺晴走过来。

沈诺晴走过去揽住妹妹,抬手摸了下她的头发,责怪的语气也带着宠溺: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不是让你别等我吗?”

沈白薇抬起脸微笑着:“姐,我一个人睡不着。”

沈诺晴看着妹妹精致如瓷娃娃的脸蛋,又看看她失明的双眼,心中一阵阵愧疚和自责。

“姐姐回来了,白薇不怕了,乖,快睡吧!”沈诺晴拥着妹妹朝卧室走去,语调温柔如慈母。

……

早上,诺晴煎了鸡蛋,又煮了软糯的大米粥,配上一碟子小咸菜,牵着白薇的手坐到餐桌边。

“吃吧,粥已经不烫了。”沈诺晴帮妹妹剥好鸡蛋,细心的把蛋黄从鸡蛋里挖出来。

白薇不喜欢吃蛋黄,喜欢吃蛋白。

沈白薇吃着水煮蛋,微笑着转头看诺晴:“姐姐,我们真是搭配的太好了。我不喜欢吃蛋黄,你正好不喜欢吃蛋白。所以每次我可以吃两个蛋白,你可以吃两个蛋黄。多幸福啊!”

孩子气的话,让沈诺晴的心狠狠的酸了一下。

她轻轻揉了揉妹妹柔软的头发:“等姐姐毕业了,能挣更多钱了,别说蛋白了,我们白薇想吃人参鲍鱼,姐姐也给买!”

刚收拾好碗筷,将妹妹送上盲人学校的校车。手机响了。

“喂?”沈诺晴看看来电显示,是个陌生号码。

“沈诺晴。我是厉梵尘。”电话另一端的男声,不徐不疾地说道。

沈诺晴愣了愣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?”

“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们会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?厉先生,你似乎忘了,我昨天已经拒绝了你的提议!”沈诺晴有些火大,她讨厌厉梵尘语气里那股高高在上的笃定。

似乎他能掌控全世界。似乎她这种蚁民,他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能捏碎。

沈诺晴语气里明显的不悦,丝毫没影响厉梵尘的心情,他的语气还是那么平稳:“是吗?如果我能治好你妹妹的眼睛呢?”

“厉梵尘!你调查我!”沈诺晴气的顾不上风度了。这个该死的男人,居然派人调查她!

有钱人都这么有恃无恐吗?

“对。我派人调查了你。知道你身高166厘米,体重100斤,就读于南X大学,大四,新闻传播专业。你和妹妹沈白薇同父异母,你的母亲,在你二岁时离家出走,抛弃了你。你的生父和继母在12年前死于一场车祸。那场车祸,也导致你妹妹双目失明。”

沈诺晴气得浑身发抖!她忽然有一种脱.光被人肆意打量的感觉!

 

4
004这个男人很可怕

见沈诺晴不说话,厉梵尘继续说:“我还知道你和你妹妹都不爱吃蛋黄,你妹妹的理想是做一个旅行家。而你的理想,是治好你妹妹的眼睛,帮她完成梦想。”

“所以呢?”沈诺晴努力平稳住呼吸,冷冷问道。

“所以我来帮你完成梦想。我查过沈白薇的病历记录,她的双眼,只要到美国做个手术就行了。这个手术,在美国的成功率是99.5%,几乎是万无一失。”

99.5%,这个数字如一道炸雷,在沈诺晴头顶砰的炸开。

99.5%意味着什么?沈诺晴只觉得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!

“接受!我接受!”她毫不犹豫的接过厉梵尘的话,生怕他反悔似的:“我接受你的提议。但你必须确保我妹妹的眼睛能复明!”

厉梵尘在电话另一端笑得云淡风轻:“没问题,我可以跟你签合同。半年名义上的夫妻,我绝对不会碰你一根指头。合同签订之后,马上安排专人送你妹妹去美国做手术。整个过程,你可以全程监督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……

沈诺晴出名了。

C城的所有报纸,头版头条都是她和厉梵尘的婚讯。更有敬业的记者,做了敬业的专题报道,不仅爆出了情人节厉梵尘和沈诺晴的酒店清凉照,更用人物连线的方式,将厉梵尘、许舒雅、沈诺晴、韩柯四人的关系做了全方位的解读。

于是,沈诺晴成了不知廉耻、贴上有钱大总裁的小三,许舒雅和韩柯成了被抛弃被伤害的前任。

唯独厉梵尘,逃过被指责、被唾骂的命运,成为明知上当受骗,也要为责任买单的最佳绅士。

沈诺晴一到教室,所有人都沸腾了,好友钟颜颜一把拉住她的胳膊,兴奋的尖叫:“沈诺晴!你什么时候勾搭上厉梵尘的!雳霆的老总啊!超级钻石王老五!你怎么就成他的未婚妻了?”

沈诺晴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群八卦女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的追问:“报纸上说的是真的吗?厉梵尘的前未婚妻怎么就甘心让位了呢?”

“报纸上只登了厉梵尘的剪影,他真人帅吗?有多高?你们上过床没有?”

“咳咳……”沈诺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。她的同学,果然都是重口味啊!

正准备拉了钟颜颜火速逃离,人群突然自动分开一条通道,一个俏丽的人影款款走了过来。

除了钟颜颜,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眼神看向沈诺晴。因为,走过来的俏丽女孩,正是许舒雅的表妹杜天瑜。

“如今这年头,小三想上位还真容易啊,只要不要脸就行了!”杜天瑜用傲慢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沈诺晴,一身白富美的打扮,把沈诺晴身上半旧的外套衬托得像垃圾。

“杜天瑜,你嘴巴放干净点!正经主子还没说什么呢,主子养的狗先叫唤起来了!”钟颜颜握紧沈诺晴的手,与她并肩站在一起,开口回击杜天瑜。

“你说谁是狗!泼妇!”杜天瑜仗着许舒雅家的权势,在学校一向霸道惯了,还从来没人敢当面骂过她。今天被钟颜颜一骂,气得浑身发抖:“我表姐都和厉梵尘在一起三年了!如果不是某个不要脸的小三插足,年底他们就要结婚了!”

“你说谁不要脸?”钟颜颜还要继续跟杜天瑜吵,沈诺晴赶紧拉住她往外走:“颜颜,算了,我们走吧!她爱说什么就让她说什么去!”

沈诺晴觉得自己确实有点理亏,虽然交易是厉梵尘提出来的,但她毕竟是抢了许舒雅的男朋友。

拉着钟颜颜坐在教学楼后的草坪上,沈诺晴这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对钟颜颜讲了一遍。

“诺晴!你怎么这么傻?半年后你跟厉梵尘离婚,你就是个二婚头啊!到时候报纸又会写,当年小三上位,如今凄凉收场!”钟颜颜急得拧起眉毛:“不行!诺晴,你快给厉梵尘打电话,就说你反悔了!”

沈诺晴摇摇头:“晚了,来不及了。”

钟颜颜咬牙切齿:“厉梵尘这个人真阴险,今天这些新闻肯定都是他操控的,把自己塑造得高大上,屎盆子全扣你身上了!”

沈诺晴低下头,长长的叹一口气:“他看准了我会为白薇忍气吞声。这个男人很可怕,他窥探人心的本事是一流的。”

钟颜颜握住沈诺晴的手:“诺晴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!你们还没领结婚证呢!白薇的手术费,我想办法帮你凑一点!”

沈诺晴轻轻抱了抱钟颜颜:“颜颜,谢谢你!可是你家里的情况也不是很好,算了,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我就有承担一切后果的勇气!”

二人说了会儿话,钟颜颜看着沈诺晴心事重重的样子,宽慰她道:“诺晴,不如今天我们翘课吧,南门那边新开了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,我请你吃你最爱的草莓蛋糕好不好?”

“好吧,不过不用你请,我请你吧!”怕好友担心,沈诺晴收拾心情,朝钟颜颜挤挤眼:“很快我就是总裁夫人了,请朋友吃块蛋糕还是请的起的!”

“哈哈,那我就沾沾总裁夫人的光吧!”

年轻女孩的笑声,在空气中传得很远,很远……吃了蛋糕,沈诺晴和钟颜颜便准备回学校上自习。绿灯亮了,二人跟着斑马线上的人流一起过马路。

“哇,那就是宾利吧?看上去果然不一般!车轮子都比别人的有质感!”

钟颜颜一边走,一边用眼神示意沈诺晴看斑马线后停的一辆车。

“宾利很高级吗?跟法拉利哪个更厉害?”沈诺晴顺着钟颜颜的眼神朝车子看过去,眼神一扫,一下子愣住了。

车窗半开,车里坐着的男人,不是厉梵尘是谁?

深邃的双眼,利落的短发,腮帮子刮得铁青,下颌的线条虽然英挺,却显出几分隐藏得极深的冷酷。未完待续……